新闻中心
联系我们
热线电话:130-5210-0118
微信:hh66558877
联系人:杨经理
地址:萧山区金城路与育才路交汇处大润发旁

因家庭成长环境感觉自己爱无能

更新时间:2017-06-12   点击:2331

  本人女,今年28岁,没有谈过恋爱。感觉自己爱无能。从我的成长环境来说,我从小就是个留守儿童,从小在外婆家长大,外公外婆对我很好,但是毕竟不在自己亲生父母身边,外婆家也有舅舅舅妈,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别扭的。后来到我10岁的时候,母亲把我接到她身边抚养,我父亲是一个非常脾气暴躁、好面子、私家侦探自私的人,在父母身边的生活一直是伴随着他们的争吵过来的,常常会因为考试成绩不好而被父亲打的半死,母亲在旁边偷偷抹眼泪。也常常会因为在亲戚面前的表现不如他的意而遭到训斥或者挨打,每次打我或者骂我,都不分场合,也经常在外人面前将我说的一无是处,让我在邻居,同学、老师面前丢尽了面子,伤了自尊心。我小时候的胆子特别小,在家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,对同学也是一味忍让,从不和别人争。和别人打扫卫生,别人都走了,总是我一个人默默的把卫生做完;工作上面有什么问题,被领导批评了,明明不是我的错,可以说清楚,我也总是觉得是自己的问题。
  从小我父母的感情就不好,感觉父亲是一个自私、好面子、虚荣的人。我母亲是个比较朴实的农村妇女,在他们身上,我从没有发现过婚姻的好,两人之所以没有离婚,是我母亲为了我和我弟弟而对父亲的隐忍,而我父亲之所以选择维持婚姻,是因为我母亲比较隐忍,能吃苦,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我母亲一把抓。而我父亲在外面大事做不了,家里的小事又不屑做,大男子主义超级严重。我母亲每天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上班,还得要每天回家给他做早、中、晚三餐饭。每次稍微家里的条件允许他走歪道,而他正往歪道上面走的时候,家里就会出现一系列事情,让他一朝回到解放前,从我有记忆开始,我不记得我父亲抱过我,记得一次凌晨,我弟弟发高烧,哭闹不止,我妈叫他起床,怎么都叫不起来,最后没办法,让我跟她去把我弟弟抱到医务室去看医生,当时又冷又黑,我记得我上初二的时候,全班流感,我最严重,流感疱疹同时犯了,一张脸全滥了,眼睛连路都看不见,老师让我回家,到家了医生给开了药,我妈怕我耽误学习,想让我赶到第二天的早自习,早上让我爸送我,怎么叫都叫不起来,还被他吼了一顿,说耽误了他睡觉,我妈没有办法,送我到河边(我家离学校隔了一条河,开车距离差不多5公里的样子,直线距离2公里多)。我弟弟小的时候,家里请了很多工人干活,我母亲每天要去买菜,当时条件差,交通工具没有那么方便,我妈只能一大早起床,背着我弟弟去买菜,买完了菜,再顶着我弟弟,背着满背篓的菜回去做饭。
  在生活中,我比较好相处,私家侦探但是一般人很难走进我的心里,我的朋友很多,但是知心朋友很少,我对每一个人和善,但是与每一个人都保持着距离。我身边有追求者,人都很好,但是让我很害怕,我不相信爱情,怕受到伤害,父母婚姻的阴影总是在我对心里徘徊不去,我感觉自己是个爱无能,对谁都没有动过心,对身边的追求者,我感觉很害怕,总是想到婚姻中不好的方面,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